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亲子 >

吉林男生连夜开车接爷奶到城里过年老爸一句“谢谢儿子”惹泪目

发布日期:2022-08-11 00:14   来源:未知   阅读:

  8月26日,深圳将步入经济特区成立的第39个年头。在此之前,深圳迎来一份生日大礼8月18日,《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支持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发布,创新典范城市深圳再度升级,成为“先行示范区”,也是继北京怀柔、上海张江、合肥之后的全国第四座综合性国家科学中心。

  《意见》提出到2025年将深圳建成现代化国际化创新型城市、2035年成为我国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城市范例、本世纪中叶成为全球标杆城市的目标。

  在这样的历史机遇之下,深圳如何抓住这一契机再次出发引人关注。为此,《中国科学报》专访了几位深圳发展的见证者和参与者。

  华为、中兴、腾讯、大疆说起科技企业,鲜为人知的是,他们都起步于深圳科技工业园。深圳科技工业园是深圳市政府1984年筹建的全国首家科技园,这一前瞻性布局很快使得深圳成为创新型企业的摇篮。

  在深圳大学校长李清泉看来,有限有为的政府行为是深圳创新活力迸射的主要原因之一,也是深圳得以“先行示范”的基础条件。

  李清泉告诉《中国科学报》,香港管家婆论坛香港在经济特区的成长过程中,深圳形成了一个有限而又有为的政府,一方面为企业创造充分竞争的宽松环境,一方面在市场机制解决不了的领域积极作为。深圳每一次产业升级迭代的背后,都有政府前瞻性的规划布局。例如,近年来,深圳市政府投入巨资建设鹏城实验室、深圳湾实验室,以及十大重大科技基础设施、十大基础研究机构、十大诺贝尔奖科学家实验室等。

  另外,李清泉认为,充分发育的市场环境为深圳产业创新以及创新型企业的基础研究提供了源源不断的动力。www.627878.com

  “计划和垄断会扼杀企业创新的动力。”李清泉说,作为我国首批经济特区之一,公平竞争、优胜劣汰的市场机制成为深深嵌入这座城市的基因,成为孕育企业成长和基础研究的优越土壤。

  数据显示,深圳市研发投入占全市GDP的4%,拥有的国际专利占全国一半,深圳90%的研发人员在企业、90%的研发投入源自企业、90%的专利产生于企业、90%的重大科技项目由企业承担。

  “这是深圳的一次重大机遇。”华大基因集团执行副总裁、首席人才官朱岩梅在接受《中国科学报》采访时指出,随着最近几年深圳不惜代价助力基础研究,现在已经开始慢慢显现出一些成果,加速了人才的聚集,并同产业发展形成互动。

  中国科学院深圳先进技术研究院院长樊建平指出,一直以来,深圳以基础研究为主的科研创新载体缺位,在源头创新上的短板也会影响深圳的转型,建设先行示范区,深圳的基础研究和产业创新要“补短板,辟新域”。“在源头创新的同时,产学研全链条创新,才能不负中央的重托。”

  《意见》明确提出,“支持深圳在教育体制改革方面先行先试充分落实高等学校办学自主权,加快创建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

  目前,深圳市已拥有深圳大学、哈工大深圳校区、香港中文大学深圳校区以及南方科技大学等一批一流大学,现正在光明科学城筹建中国科学院深圳理工大学(暂定名)。

  李清泉指出,对于深圳大学来说,这是一个加快发展的利好消息。另外,“深圳先行示范”也对深圳大学提出了更高要求,即要进一步加快步伐,率先探索中国高等教育改革的前沿问题。

  樊建平则表示,《意见》指出希望充分落实高校办学自主权,加快创建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这将是深圳建设国际科创中心的关键。建设先行示范区,打造现代化强国的城市范例,归根到底还是靠人才。创新的核心动力是年轻人,因此建设国际一流研究型大学是创新的关键,在大学里面要建设一流的研究机构和一流学科。深圳正经历从工业经济向知识经济转型的过程,政府应重视新型科研机构建设,重视人才政策创新。

  “广东市场配置资源的能力很强,希望可以用市场化方式建立新型大学和科研机构。深圳的大学和科研机构也应该围绕教育家、科学家自己的意志,遵循市场原则建设创新的源头力量。”樊建平说,要突破传统地区旧有的人才评价和管理模式,面向知识经济模式进行制度设计与创新实践,比如给学校更多独立办学的自主权。

  深圳具有后发优势,如何利用科技的人口红利、如何将源头和产业力量进一步结合,虽逢巨大机遇,但也有很大难度。樊建平建议未来深圳要加强本土人才培养,创造源头活水,这需要深圳拿出当年改革开放的特区精神,需要知识青年继续奋斗,甚至“脱层皮”,把“深圳速度”用在这方面。

  “相信经过10~20年的发展,形成一个知识的市场,可以重现当年的企业发展盛况,在深圳汇集和涌现一批世界一流的大学和科研机构,成为知识经济时代发展的原动力、实验室经济的市场主体,不断涌现知识市场中的华为和腾讯。”樊建平说。

  长期以来,深圳被定位为经济活力之城、设计之都、创意之都等,但尚无科技创新中心的定位。《意见》不仅明确支持深圳建设“综合性国家科学中心”,还支持深圳在粤港澳大湾区国际科技创新中心建设中“发挥关键作用”。

  李清泉认为,这对于深圳来说,无疑是一个重要的政策红利。《意见》明确提出支持深圳建设5G、人工智能、网络空间科学与技术、生命信息与生物医药实验室等重大创新载体。这些领域也是未来深圳重点布局的前沿产业,创新载体的建设将极大地推动这些前沿产业的快速发展。

  “我相信,随着这些政策的逐步落地,深圳将诞生更多国家级科研创新平台、更多重大原创性成果,也将进一步凸显粤港澳大湾区科技创新中心的关键地位。”李清泉说。

  “作为在深圳成长了13年的国立科研机构,我们深刻地感受到近年来创新资源不断发生聚合反应。深圳在先行示范区以及综合性国家科学中心这两个新定位中,需要建设大批尖端技术创新平台。”樊建平指出,未来脑科学与合成生物学将是下一轮科技革命的重要“引擎”。深圳先进院“融城融湾”发展,正与深圳市福田区在河套地区合作建设深港生物医药创新研究院,与深圳市宝安区共同筹建深圳先进电子材料国际创新研究院,原国家卫计委批准的健康大数据研究院也在规划建设中。目前,深圳市还依托中科院深圳先进院在光明科学城筹建深圳脑科学重大基础设施和合成生物学重大基础设施,以及深港脑科学创新研究院和深圳市合成生物学创新研究院。

  李清泉还希望,深圳未来建设的“现代化强国的城市范例”不仅仅是经济发展和科技创新领域的“城市范例”,而且在文化教育、城市治理以及国际化等领域也堪称“城市范例”。

  朱岩梅亦指出,如果深圳在医疗、生命健康等领域更加开放和法治化,在制度和政策创新上迈出一大步,未来也许会诞生生命健康领域的华为、腾讯。

  “市场对于创新的推动力是巨大的,深圳的优势在于产业的活力。我认为,同合肥、怀柔、张江相比,深圳的综合性国家科学中心可能是一个全产业链条的整体示范。”朱岩梅说。

  码隆科技CEO黄鼎隆则表示,先行示范区对于码隆科技这样一个诞生在深圳、面向全球市场的人工智能企业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机遇。“首先会吸引更多的高端人才,其次会带来更好的基础设施,再者会增强国际影响力,因为它代表着高端、质量、创新。未来当我们说来自深圳时,更容易获得客户的信任。”(实习生欧云别力克对本文亦有贡献)